从地震,看我们和日本的区别
2013-04-24 09:32:19
  • 0
  • 0
  • 104
  • 0

它山之石,可以攻玉;

有比较,才有鉴别;

学,然后知不足;

以人为镜,可以正衣冠

......

以上这些话,都是我们老祖宗说过的,今天想想,依旧受益无比。关键是,我们做到了多少?

同样面对大地震,中日两国政府和国民的应对态度,有何不同?

以下内容,均为转载。有心者自可领悟受益,无心者尽可乱喷骂街。正所谓,仁者见仁,淫者见淫。

2011年3月11日,日本东北沿海发生里氏9级大地震,地震引发高达数十米的海啸。

2013年4月20日,四川芦山发生7级地震,这是该地区自2008年汶川8级大地震以来,又一次遭遇强震。

同样是大地震,对比中日两国在震后的种种表现,可以看到日本作为地震高发国家,从政府到国民,面对突如其来的灾害,更多地是表现出从容应对和稳中有序。

编辑:陈若冰http://news.qq.com/photon/tuhua/quake.htm

4月21日,芦山县,发放救援物资现场,民众争抢。

2011年3月13日,日本宫城县仙台市,市民在操场上排着长队领取饮用水。


大地震往往导致地面交通阻断,黄金72小时,空中救援显得尤为重要。

图为2011年3月12日,日本宫城县南三陆町,人们在当地小学操场上画上引导直升机起降的标识。

在汶川大地震时,震区许多道路被泥石流阻断,致使救援车辆无法及时进入,不少地方成为震中“孤岛”。此次芦山地震,再次暴露出西南多山地区地面交通在面临自然灾害时的脆弱。

图为421日,芦山县龙门乡,救援直升机找不到合适的降落地点,只好在河滩着陆。

而芦山地震的空中救援主力依旧是陆航部队的米-17和米-171直升机。中国在救灾中投入的直升机数量和专业程度上,和日本相比仍然存在非常大的差距。图为4月21日,陆航出动直升飞机前往道路尚不通的宝盛、太平重灾区。

在日本大地震中,自卫队、消防、警察和医院等紧急情况部门都有派出直升机参与地震救援,其中包括多种专业救援直升机,配备有专门的悬降索具、空中医疗装备。左:2011312日,宫城县气仙沼市,直升机在震后抢救幸存者。图右:312日,仙台市,札幌市的消防直升机营救一名被困屋顶的老人。

芦山地震发生后,大批专业、民间救援队伍一股脑涌向灾区,加上返乡寻亲的人流,导致可通行的道路很快被堵的水泄不通。图为4月20日,雅安市通向灾区的道路,双向车道被各种车辆堵死。

而日本地震发生后,几乎没有看到如此混乱的情景。

图左:2011年3月15日,福岛县北茨城,夜色下虽然车辆堵成长龙,但相向而行的车道依然畅通。图右:3月15日,福岛县盘城市,排队加油的车辆沿着马路一侧等候。


4月21日,芦山地震灾区,陈光标向灾民发放御寒棉衣,现场有人拍照,有人争抢。

图左:2011年3月13日,日本福岛县,人们排队领取救灾物品。图右:3月14日,日本茨城县,人们排队领取煤油。

4月21日,雅安市芦山县地震重灾区宝盛乡,武警官兵在抢险途中因没有佩带头盔,被余震山石砸伤。

2011315日,日本宫城县气仙沼市,参与地震救援的自卫队和消防部门均佩带有头盔。

4月20日,芦山县地震重灾区龙门乡,家属在遇难亲人的遗体前守灵,大地震让许多家庭瞬间一无所有。

2011年3月18日,日本宫城县利府町,当地将地震中的遇难者遗体清洗后,统一装殓入棺。

4月21日,震中芦山县龙门乡,当地村民送别地震中遇难的亲人.

 2011年3月22日,日本宫城县东松岛市,自卫队队员在掩埋地震海啸遇难者遗体时肃立敬礼。当日是日本东北大地震后第12天,当地将遇难的民众集中盛棺安葬,让逝者有尊严的离去。


4月23日下午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。会议开始时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提议,出席会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、张德江、俞正声、刘云山、王岐山、张高丽等全体起立,为四川芦山地震中遇难的同胞和在抢险救灾中英勇牺牲的战士默哀。

2011年3月30日,东京庆应大学,日本天皇夫妇看望在临时安置点居住的灾民,东京的临时安置点共安置来自福岛县等地的约600名灾民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知耻,而后勇。

中日两国在应对地震上的区别,出于“种种原因”,有许多人,是不愿意看到的;即使有许多人看到了,又有多少人,愿意承认这种区别并能够勇于迎头赶上么?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